长虹纪委书记实名举报董事长:非因私人恩怨

7月28日,一份署名举报人为长虹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杨学军的举报信在网上流传。这份《关于长虹集团公司、长虹股份公司董事长赵勇涉嫌严重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的公开报案书》,因是纪委书记举报身兼党委书记的董事长,这一角色关系成为最引人关注的焦点,甚至超乎举报内容本身。

7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长虹集团新闻发言人刘海东,对方表示,该举报确实是长虹集团纪委书记杨学军本人发布,长虹集团正在核实内容,目前长虹股份生产经营正常。

长虹纪委书记实名举报董事长

“你可以去看公告,目前一切以公告为准。”刘海东婉拒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采访要求。7月29日上午,四川长虹股份公司发布公告称,证实举报,正在进行调查。

在杨学军长达3000多字的举报信中,主要分两部分内容,一是举报长虹现任董事长赵勇滥用职权、违法决策等问题,二是举报赵勇造成国资巨额损失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长虹集团是四川国有独资重要骨干企业。自2004年以来,赵勇同时担任长虹股份、长虹集团两公司的董事长、法人代表,2005年至今,又任两公司党委书记。

据举报信内容,2009年长虹与合肥方面合作上马等离子生产线项目。杨学军认为当时全球等离子行业发展已经岌岌可危,业界巨头已有索尼、东芝、富士通、飞利浦、先锋、日立等先后淡出或放弃等离子市场,但“赵勇一意孤行,滥用职权、违法决策,与合肥有关方面签署了合肥鑫昊等离子项目协作备忘录,最终陷入了20亿的巨额债务之中,造成重大损失”。

杨学军在举报信中表示,赵勇作为上市公司和国有独资企业的董事长、法人代表,在投资鑫昊等离子项目的决策中滥用职权、违法决策,已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杨学军特别强调他本人对所反映问题的真实性负责。他称,作为长虹集团公司和长虹股份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采取公开报案方式绝非一时冲动,确是无奈之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长虹年报发现, 长虹从2006年以来就一直重金投入等离子项目。例如,2006年四川长虹计划投资20亿美元上马等离子面板生产线,但是等离子项目一直亏损。长虹财报显示,负责等离子业务的四川虹欧显示器件有限公司2012年亏损7.38亿元,2013年亏损3.47亿元。2014年上半年四川长虹亏损1.81亿元,仅四川虹欧的亏损就高达1.3亿元。为摆脱等离子业务的亏损包袱,四川长虹在2014年年底才最终将四川虹欧61.48%的股权以6420万元的价格转让,接手方为绵阳达坤投资有限公司。

赵勇并非第一次被举报

在举报信发出当日下午,长虹集团通过官网电子媒体发布消息:当天下午,赵勇出现在长虹“智慧社区下的智慧家庭”平台发布会现场并发表讲话,同时配发了多张照片。

据参加活动的有关人士表示,赵勇并无任何异常,始终面带笑容不时与合作方寒暄握手,发言中在谈及长虹智能战略时则情绪激昂。

其实,这已经不是赵勇第一次遭举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一位长虹内部人士了解到,半年前赵勇就曾经被举报过。

今年52岁的赵勇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不但是高级工程师还拥有清华大学热能及动力工程博士学位和博士后头衔,这在和他同一辈的企业家中可谓是凤毛麟角。

1991年赵勇就进入长虹集团。2000年,赵勇被推到前台,出任长虹电子集团公司副董事长,负责企业具体经营。不过没过一年,当时长虹企业掌门人倪润峰在2001年2月重新复出,不久后赵勇就宣布辞职,转而担任了长虹总部所在地的绵阳市副市长。2004年7月,正在北京出差的倪润峰突然被绵阳市宣布免去长虹集团内的所有职务,赵勇再度接任。

赵勇上台之后,当即选择了一条与倪润峰不同的多元化产业发展道路,并进入了空调领域。他试图改变长虹以价格及规模制胜的传统思维,希望以技术和利润来引导这家企业走向新的发展。从2005年开始,长虹销售收入比2004年增长30%;2006年,长虹又在2005年的基础上增长30%,销售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大关,达到231亿元。

赵勇鲜有接受媒体访问,长虹内部对他的评价是“书生领导”,其为人低调,作风踏实,重技术及产品开发,理论强,但实践经验不足。

“长虹自从转型以来,内部有很大争议”

和其他企业有些不同的是,长虹曾是一家军工企业,在数十年的发展中成为“军转民”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

2015年长虹品牌价值达1135.18亿元人民币,继续稳居中国电子百强品牌第七位,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41位,居中国制造业500强第64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经三次去长虹采访,从绵阳长虹大酒店出发环城而行,路上不时会出现“长虹”字样,用绵阳人的话说,“整个绵阳一大半都和长虹有关,吃穿住行都离不开长虹”。

自2014年开始,四川长虹的改革加速,除剥离亏损的等离子项目,还22亿元收购零八一集团100%股权,注入军工资产。长虹也在加速推进智能化战略,长虹希望凭借横跨黑白电产品的产业链优势,将战略从智慧家庭延伸到智慧社区,还将演进到智慧城市的构建。

此次实名举报发生在长虹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时刻。

一位长虹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长虹自从转型以来,企业内部确实有很大争议,目前网络很多传闻例如私人恩怨等都不靠谱,对于等离子项目其实早有调查和结论。但是目前这种举报对转型的长虹,对长虹的投资者、消费者都是伤害。”

根据长虹的公告,被举报人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在正常履职状态中”。

7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四川省国资委办公室和宣传工作处,得到的答复是,“这是长虹的事,尚不知道企业内部调查结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李嘉诚抛售资产是看空中国吗

李嘉诚具有非凡的经营头脑和对投资环境、以及世界变化的敏锐把握,被誉为“李超人”,长期蝉联亚洲首富。在香港,乃至亚洲商界,他既是一个标杆,也是一个风向标,在华人圈有巨量的跟随者,他的此番举动确实无法不让人联想,以为是在看空中国。


远离行善积德的中国式放生

这样的放生,获取不到正义,也拥有不了真理。看似是仁爱慈悲,实则是自私自利的写照;看似是为造福社会、造福生态,实则是与环保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看似是自己花钱买来动物,实际上本身就是在参与于一种以道德作秀为目的的捕杀与贩卖游戏。


嫌食堂肉少报警不该当笑话看

小伙子嫌食堂饭菜肉太少报警,谎称自己被绑架,这种做法无疑是违法的。但笔者却以为,除了笑笑之外,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个新闻不只是个笑话,它更是员工利益的一个表征,那就是,谁来保证员工中午吃饭的权利。


释永信的事该由谁来了断?

释永信一袭袈裟背后,究竟真实的面孔是怎样,公众这些年纯粹凭的是个人的感觉。此前网上各种对于方丈释永信“相由心生”的猜测,更是主观得离谱。这至少说明,对于释永信这个多年来一直处于舆论浪尖上的人物,人们对他的“真身”知情太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