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绝师生关系博导:不想事态扩大 希望公众宽容

南都讯 记者嵇石 实习生刘旭 刘彤丹 今日(22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孙家洲教授告诉南都记者,昨晚看到学生言辞恳切的道歉信后,熬夜写了另一份回应,但目前学院领导不同意发表。是否坚持解除师生关系?他表示,已向学院报告,暂不便对外公开讲。  

“恳切孙老师继续容留我做您的学生,接受您的教导。”昨晚7时许,郝相赫用实名微博发布致歉信,称在刚收到孙家洲老师公开信时非常震惊,惊慌之余发表“情况说明”,解释观点并表达歉意,如今他希望收回“情况说明”,“刚念研究生还很年轻,这件事给我很大压力,恳求各位老师和朋友给我改过的机会,使我顺利完成学业”。  

“我充分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年少无知,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郝相赫还在文首道歉称,自己在朋友圈极为不当的言论,给自己的老师和北大、人大历史学院带来负面影响,自己感到自责,希望向老师和朋友表达深深的歉意。  

孙家洲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时称,此前学生在朋友圈的发言并非学术讨论,而是谩骂,在他劝导的过程中,其谩骂上升到一个新层次,为此才发出断绝师生关系声明。但声明仅限于局部私人朋友,他不想扩大事态,当前舆论对师生双方不利,希望公众给予宽容与关爱。  

[对话]  

孙家洲:郝相赫的态度有一个良好的转变

南都:您的学生昨晚又发了道歉信,您还坚持断绝师生关系吗?  

孙家洲:他写的道歉信中说出了原来做错的几方面之后,我也把情况跟领导汇报,我也有我的想法。我昨天晚上熬了一个夜,写回应的信,但领导是不同意发的。  

我认为,他有一个道歉的态度,这比他以前的态度要好得多,这是一个良好的转变。  

南都:您对学生此前朋友圈的言论怎么看?  

孙家洲:如果学生发表的是学术讨论,不满学者的观点,提出批评,这种事在大学里面,老师谁也不会压着他,但他这不是学术讨论而是谩骂。  

南都:公众也对您学生的言论有所议论。  

孙家洲:最开始我发现他攻击别人,我还去劝说,劝说过程中他又发朋友圈,把贬低别人的程度提高了一个层次,我作为导师应该表态。  

南都:您昨天跟我说断绝师生的“公开信”是发在朋友圈,后被人公开到网上的?  

孙家洲:网络上之前热炒的这封公开信,并不是我提供给网络的。这封公开信本来是在我们私人的微信朋友圈,是一封告学界和弟子信,我们公开是有一个范围的,我并不想把它公开在社会上。我们的朋友圈,本来是一个私人、微信的范围,是一个很小的范围。我不希望公众去关注这件事,而要注重更深刻的东西。  

南都:发“公开信”之后呢?  

孙家洲:这本是一个纯粹学术的事,结果变成大众话题,被大家娱乐一番。这样对我们各方面都不好,对这个学生、这个年轻人一定是不利的,我们希望公众给与宽容关爱。舆论霸权时代,舆论绑架人太可怕。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处理中美分歧别被问题牵着走

在秉持“国强必霸”逻辑的美国人看来,一个国家强盛起来后,必然试图取代现存强国的地位。美国人不愿了解中国人的真实想法和他们的日常生活状况。美国人更关注中国人越来越有钱,一厢情愿地认为更加富裕和强大的中国越来越像美国。


商人与祖国关系像男女关系?

好像是在劝慰一个被恋人甩掉的失恋者,只要你努力奋斗,有了钱,不仅不会没有女朋友,还会让那个离去的人遗憾,甚至后悔。这种劝慰人的方式相当励志。但是,让离去的人遗憾,是建立在你奋斗成功的假设之上的。


养老金蒸发,老人自己补钱?

600多名市民的养老金被无辜蒸发,但他们原本应该享有的养老权益不应因为社保部门如此严重的管理失误而蒸发。跑路的陈俊全要抓,当地社保部门的管理失职要追究,而如何让受害市民老有所养,更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中秋严禁发月饼,谁稀罕呢?

年轻人已经不稀罕月饼。他只渴望领导能让他缓一缓劲,中秋节可以在家里的大床舒舒服服睡到自然醒,无须来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毕竟连夜夹带行李狼狈之余,旅游花费对于菲薄的工资来说绝对够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