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发布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含魔兽世界古剑奇谭

原标题:《魔兽世界》告《全民魔兽》侵权胜诉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昨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召开《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及十大典型案例(2015年度)》新闻通报会,发布了该院首份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和十大典型案例。据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5年受案近5000宗,其中专利权案件占比超过一半,电子游戏侵权案件呈明显增长态势。

本次发布的十大典型案例,有2宗都是电子游戏侵权案件。记者了解到,电子游戏侵权容易维权难,一个电子游戏上线后,前一两个月可能是收益最大的时期,这期间内侵权行为一旦发生,如果不能立即采取保护措施,不仅权利人本身,甚至游戏的投资方都会遭受巨大损失。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游戏侵权案件中,标的最大的达到上亿元人民币。

暴雪《魔兽世界》遭侵权

法院:要求被告停止运营

暴雪娱乐公司是《魔兽世界》系列游戏的著作权人,而网之易公司是《魔兽世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运营商。根据原告指控,被告七游公司开发、被告分播时代公司独家运营、被告动景公司提供下载的被诉游戏《全民魔兽》(原名《酋长萨尔》)侵害了其美术作品著作权,《全民魔兽》未经原告许可,在游戏中使用了《魔兽世界》的18个英雄和7个怪兽形象。

两原告在起诉的同时,提出了禁令申请,请求法院立即禁止被告的侵权行为,并提供了1000万元的等值现金担保。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广州知识产权法根据各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原告暴雪娱乐以及网之易公司胜诉的可能性较高,而两个游戏虽然分属手机端和PC端,但具有较强竞争关系,被诉游戏的上线势必挤占原告新推游戏的市场份额,另外,被告还采用低俗方式营销,也会给原告商誉带来损害。

今年3月9日,法院作出裁定,支持了原告的禁令申请,依法作出裁定,禁止被告复制、发行及通过网络传播该游戏,禁令效力维持至本两案判决生效日止,禁令期间不影响为该游戏玩家提供余额查询及退费等服务。禁令作出后,被告履行了裁定。

“古剑奇谭”诉“古剑奇侠”

法院:不会导致公众产生混淆

“古剑”与“古剑奇谭”注册商标专用权为上海烛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拥有,而网元圣唐公司依法取得上述注册商标的普通使用许可权利和以其名义独立进行维权的权利。网元圣唐公司诉称,《古剑奇侠网页游戏系统》侵犯了“古剑”“古剑奇谭”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判令相关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并赔礼道歉。

被上诉方辩称,“古剑奇侠”四个字只是作为游戏的名称使用,无论从字体、图形搭配、颜色搭配、整体外观等很多方面,都与“古剑奇谭”的商标标识不相同也不相近似,不会构成相关公众混淆。

去年8月,法院审理后认为,“古剑”作为古代传统兵器,属于古侠类文学作品或者游戏中的常用元素,注册商标“古剑”保护的范围应以核定的范围为限,不得限制对“古剑”二字的正常使用。将游戏名称“古剑奇侠”与注册商标“古剑”相比较,二者在文字、读音、字体、含义、颜色以及组合和整体编排布局等均有明显区别,整体视觉上的差异较为明显,相关公众基于一般的消费习惯和认知能力,不致产生两者出自同一系列来源的联想,因此驳回了网元圣唐公司的诉求。


不能打也不能被打如何出高徒

如果范集初中和宝鸡的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忍无可忍的老师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教鞭和粉笔,举起横幅,走上街头。但是,非要等到那一步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消费者为毁未来牛仔裤买单?

《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刚刚得奖,就有《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出现。也有声音质疑后者有“标题党”跟风的嫌疑。两文都是在关注行业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原因让让它们受到区别对待?


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

“侠”一定是自由的,因为他没有固定的社会身份,做事情也没有时间约束。心到人到,想杀一人,或想救一人,一切皆随心性。这样的“侠”虽然很快意,但不会长久。因为太自由了之后,容易无法无天,对企业来说,就容易滋生“原罪”。


基层缺人,但也不能耽误人

这些年,我们区法制办调出调进,“动”了许多人。作为法制办主任,我的原则很简单,只要是对同事们的发展有利,我就同意。因为人才不只是单位的,更是国家的。如果我浪费人才,除了对人才本身不尊重之外,对单位、对国家也都是损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