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公职人员喝4碗白酒死亡 数名陪酒者被查

喝4碗白酒 公职人员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是今年刚调至宜宾市林业局工作人员;参与陪酒的江安县林业局四名干部已被停职

“他们提了半壶酒,估计有4斤。”江安县城川西老灶饭店大堂负责人称,江安县林业局副局长李力等一行9人前来用餐,一桌人共消费528元,饭店打折后收了400元。

“我给每人倒了大半碗,有人说喝不完,又倒了些回来。”江安县林业局办公室主任陈怀彬告诉记者,“大家和谭鹏不是很熟,他在席间也不怎么开腔。领导提议喝一口,我们就只喝了一小口。但是谭鹏在喝了三口后,碗中酒就几乎喝光了。”

江安官方发布:

公职人员突发死亡

已立案调查相关陪同人员

11月19日23时,宜宾江安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官方微信“江安发布”同时发布消息:11月18日晚9点左右,江安县发生一起公职人员突发死亡事件。

事发后,经江安县调查,死者名叫谭某,系宜宾市林业局检查组人员。当天上午,市林业局一行4人到江安县检查市级竹浆原料基地建设情况。晚上在县城一小餐馆就餐,就餐期间有饮酒,谭某餐后在回宜宾途中身体突发异常,被送到江安县人民医院医治,经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宜宾市纪检监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江安县委当晚召开常委会,决定对相关陪同人员停职检查,立案调查。

18日晚,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科长卢刚带队到江安县验收造林项目,江安县林业局晚间安排工作接待。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工作人员谭鹏喝下约一斤白酒,其后身体出现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江安县林业局参与陪酒的四名干部已被停职,相关陪酒人员将面临纪律处分,今日将出处理结果。

18日晚,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科长卢刚带队到江安县验收造林项目后,江安县林业局晚间安排工作接待。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工作人员谭鹏喝下约一斤白酒,其后身体出现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江安县林业局参与陪酒的四名干部已被停职,宜宾市江安县纪委已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相关陪酒人员将面临纪律处分,今日将出处理结果。

几方说法

A 饭店大堂负责人:

“他们提了半壶酒,估计有4斤,走时还剩下一部分,自己带走了。”该负责人说,一桌人共消费528元,饭店打折收了400元。“其中有个30来岁的壮汉,个子一米八左右,出来吐了一次,还有人帮他买了醒酒药。”

B 江安县林业局办公室主任陈怀彬:

为了省钱,单位平时备有散装白酒,50度左右。事发当天,用5升的塑料壶装了小半壶酒,没喝完,剩下七八两带了回来。席间,我给每人倒了大半碗,但谭鹏喝了三口后,碗中酒就几乎喝光了。

C 谭鹏的父亲:

“他身体很好,平时也喝酒,但在家里不喝。他平时能喝几两白酒,而且白酒啤酒都可以。具体能喝多少,要看心情和环境,但谭鹏本身没有任何疾病。”

宣传部负责人:喝了四碗约一斤 谭鹏抢救无效死亡

昨日,江安县城川西老灶饭店大堂负责人称,11月18日18时30分左右,江安县林业局副局长李力等一行9人前来用餐,饭店为其安排了一个雅间。

“他们提了半壶酒,估计有4斤,走时还剩下一部分,自己带走了。”该负责人说,一桌人共消费528元,饭店打折收了400元。“其中有个30来岁的壮汉,个子一米八左右,出来吐了一次,还有人帮他去买了醒酒药。”饭店负责人告诉记者,后来,先前呕吐的壮汉被三个人扶了出来,上车离开,而其他几个人又返回雅间。“没一会就听说人送医院了,几个留下来的人也匆匆离开。”

负责善后处理的江安县林业局副局长李小勇和江安县委宣传部相关人员称,18日上午,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科长卢刚等带队到江安验收造林项目。考虑到验收组翻山越岭工作辛苦,江安县林业局就安排夜间工作接待。江安县林业局作为东道主,因局长不在,办公室通知了副局长李力参加,参与接待的其他人员包括森林所长朱十周、办公室主任陈怀彬、造林站站长江方海等五人,而宜宾市林业局造林科工作人员则是科长卢刚、工作人员谭鹏等四人。

江安县林业局办公室主任陈怀彬昨日表示,考虑到工作异常辛苦,江安林业局决定晚上留验收组吃工作餐,并喝点小酒解乏。陈怀彬告诉记者,为了省钱,单位平时备有散装白酒,50度左右。当日下班后,陈怀彬作为接待工作的服务人员,用5升的塑料壶装了小半壶酒。“但没有喝完,可能还剩下七八两我带回来了。”

陈怀彬说,开席后他再次征求了大家意见,问要不要喝点酒,都说要。“我就给每人倒了大半碗,有人说喝不完,又倒了些回来。”陈怀彬告诉记者,席间江安林业局党委委员李力、朱十周和卢刚分别提议喝了一口。“大家和谭鹏不是很熟,他在席间也不怎么开腔。领导提议喝一口,我们就只喝了一小口。但是谭鹏在喝了三口后,碗中酒就几乎喝光了。”陈怀彬说,此后出于礼节,他又问谭鹏要不要再喝点,后者说可以。

江安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昨日告诉记者,据事后掌握的情况,当晚用餐大约50分钟,谭鹏喝了四碗,约一斤白酒后感到身体不适,其间还吐了一次。当晚8点,卢刚、谭鹏等一行人先行上车离开,李力等人返回饭店继续用餐。20时08分,江安县林业局工作人员接到卢刚电话,称谭鹏情况不对劲,急需送医院。20时18分,谭鹏被送到江安县人民医院急救。20时50分,医生宣布谭鹏抢救无效死亡。

谭鹏的父亲:“他身体好,没任何疾病” 刚借调市林业局半年

昨日上午,谭鹏的遗体仍安放在江安县殡仪馆内,悼念大厅前摆放着宜宾市林业局党委、工会等单位送来的花圈。谭鹏的父亲谭先池等亲人表情悲痛,守护在遗体前。

据谭先池介绍,谭鹏是宜宾市翠屏区人,生于1981年,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森林保护与游憩专业,是家里的独子。谭鹏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三岁半,小女儿才九个月。“他身体很好,平时也喝酒,但在家里不喝。”谭先池说,谭鹏平时能喝几两白酒,而且白酒啤酒都可以。“具体能喝多少,要看心情和环境。但是谭鹏本身没有任何疾病。”

谭先池说,谭鹏本来在离家近百公里外的筠连县林业局工作,今年5月份才被借调到市林业局,8月份才过试用期,刚刚解决和妻子的两地分居问题。“早上和原来一样出门上班,晚上9点左右,我接到市林业局电话,说儿子在江安出了点事,正在医院抢救。”

昨日谭先池告诉记者,他当时非常担心,后来宜宾市林业局派车送他到江安县人民医院,“我来时人就已经没有抢救了,说已经死了。”

成都商报记者从筠连县林业局了解到,谭鹏系该局造林站职工,用工性质为事业编制。2007年,谭鹏通过招考,成为筠连造林站的一名专业技术人员。今年8月,宜宾市林业局下发文件,正式将谭鹏借调到市林业局造林科工作。

经证实,当晚用餐的餐厅川西老灶大堂负责人所说的“醉酒壮汉”,正是谭鹏。

谭鹏那晚喝的四碗酒

一只碗盛满可装160毫升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川西老灶饭店看到,谭鹏等饮酒所用的器皿是一种拳头大小的土碗。为了验证一碗能装多少酒,饭店负责人用容量为250毫升的量杯进行测量,装满一碗再倒回量杯,刻度显示该碗可以装160毫升,即使是大半碗,也可装100-125毫升。

据了解,谭鹏去世后,江安县公安局的法医对遗体进行了尸表检查,排除了其他人为原因导致谭鹏死亡的可能。谭鹏的具体死因,则必须尸体解剖检查。而是否尸检,谭鹏的家属目前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江安县委:

对四名陪同人员

停职检查并立案调查

“席间没有人强行劝酒,更没有人灌他的酒。”说起谭鹏之死,参与当晚酒席的李力和陈怀彬都非常惋惜。成都商报记者调查证实,当晚一起吃饭的9人中,2名驾驶员因为要开车,并没有喝酒;而卢刚因为喉部做了手术,不敢喝酒;李力在输液治疗,也没有喝酒。

“我本来请了公休,在医院输液治病。因为局领导不在家,我是临时被叫去陪客人的。”昨日,仍在医院输液的李力说,刚开始办公室叫他去参加陪同时,他因为有病在身,拒绝了。后来听说验收组在验收过程中发现些问题需要和局领导交流,他才不得以前去参加。

事发后,江安县委于18日晚上11时召开常委会,决定对江安林业局陪同人员李力、朱十周、陈怀彬、江方海四人停职检查,并立案调查。与此同时,宜宾市林业局牵头,会同筠连县、江安县林业局处置善后工作。

昨日下午,宜宾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余继红表示,目前宜宾市纪委已成立调查组,对事件相关情况展开调查,根据调查情况给予相关人员纪律处分,预计今日出处理结果。


中国公众人权观念调查

大众的人权主张和要求,更多地倾向于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方面相对较弱。


高仓健桑

一切缘起改革开放之初那部电影:“那是全中国的大人们只有八个样板戏电影看的时代,那是全中国的孩子们只有《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三战电影的时代…日本电影《追捕》,除了悬疑、犯罪,让人们第一次看到爱情,看到男女骑马,看到飞机追逐、高铁高楼。


第三轮巡视组有啥新招?

这个难题,在老王手中解决了。巡视组组长一次一授权,并实行严格的回避制度,三个“不固定”更是解决了这个历史难题。但显然,深谙中国传统治理之道的老王,并不满足解开一个历史难题。这不,他更是要求巡视在“专”上着力,在巡视传统之外,开创了一个叫“专项巡视”的东西。


被儿女遗弃,老人怎么办?

一位律师也提醒老年人们一旦碰到这种情况,可以报警,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合法权益。但是报警、告状对于一位76岁,双目失明的老人谈何容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